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文化 聚集 图片 视频 全国 【会员中心】

视点

旗下栏目: 政策 国内 特稿 视点 领导访谈

“向钱葱”价格飙升,章丘葱农今年可滋了,一亩地挣一万多!

来源:济南时报 作者:执行总编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12-14
摘要:“向钱葱”价格飙升,章丘葱农今年可滋了,一亩地挣一万多!
最近一段时间,全国市场大葱价格持续上扬,一个月之内上涨了一倍多。济南章丘区作为山东大葱的主产地,大葱批发价格已经涨到每斤四块多,相比去年同期的每斤五六毛涨幅高达八九倍之多。
 
去年,部分葱农一亩地赔一两千元,今年一亩地能挣一万多,而且价格还要继续涨。
 
 
葱价一路飙升
过去一个月内涨了一倍多
 
 
上周末上午,槐荫区张庄路老屯便民市场内人头攒动,前来买菜的顾客络绎不绝。新时报记者了解到,当前葱价一路高涨,零售价在每斤4.5元—6元之间。市场上售卖的大葱多为铁杆大葱,章丘大葱卖得比较少,价格也更贵,同品相的要比铁杆葱每斤贵0.5—0.8元。“今年大葱真不便宜,两三根就好几块钱,四五年没这样了吧?”不少市民纷纷感慨。卖葱的摊主告诉记者,现在大葱几乎一天一个价,已经连涨几个月了。
 
在山东匡山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内,大葱批发区有四五家批发商。新时报记者从他们口中得知,目前市面上还是以平度产地的铁杆葱为主,毛葱批发价每斤3.5元,净葱批发价4元左右,章丘大葱批发价每斤要贵几毛钱。“今年全国大葱普遍减产,供货量也跟不上,去年铁杆葱一天能销一万多斤,今年只能销五六千斤,章丘大葱每天最多也就销一千斤。”其中一位批发商说。
 
匡山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的数据显示,今年10月11日,大葱批发均价为3元/公斤,11月11日批发均价为3.3元/公斤,12月11日就涨到7.3元/公斤,过去一个月内涨了一倍多。
 
据10月农业农村部对蔬菜市场供需形势及价格走势预测,在总体供给偏紧的局面下,大葱价格或在春节前达到高峰。
 
 
 
一亩地挣一万多
今年没种的“后悔了”
 
 
被誉为“葱中之王”的章丘大葱多年来一直深受外地人的喜爱,主要销往京津、河南、徐州、邹平、淄博等地。
 
12月12日,位于章丘区枣园街道的大葱市场,仍是一片忙碌景象,装卸车辆来来往往,附近村的葱农会将自家大葱运到这里售卖,外地的大葱客商也会到此进行采购。
 
几个雇工把收来的大葱分拣、修整,有的捆扎有的装盒,“每年10月底是章丘大葱收获的季节,现在没卖完的葱农都把葱储存起来,等着价格再涨点的时候出手。现在市场上供货量已经明显不足,按照目前形势来看,未来一段时间葱价还得继续涨。”大葱市场总经理刘结星告诉新时报记者。
 
 
 
章丘区绣惠、宁家埠、枣园等街道均是章丘大葱主产区,新时报记者驱车在这几个街道转了一圈,道路两侧葱田几乎都已收割完,如今大雪节气已过,个别葱农正对剩下的大葱抢收。
 
谈起今年大葱行情,村民们都直呼想不到。宁家埠街道的孟凡超家里种了十亩大葱,11月底就全部卖光了,一亩地卖了14000多元,扣除将近2000元的种植和人工成本,每亩净赚12000元,相比去年一亩地净赔一千多,今年可以说赚翻了。“最近四五年都没卖这么高了,还是卖早了点,现在一亩地收购价到2万多了。”孟凡超一边叹气一边笑道。
 
不过,由于受去年影响,今年章丘很多农户都缩减了大葱的种植面积,“去年章丘大概是十几万亩地的大葱,今年缩减到了六七万亩。”多位种植户表示。今年没继续种葱的种植户,如今不免感到万分懊悔,“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。”
 
 
 
葱农盼求生计稳当
打破价格“怪圈”
 
 
最近三年,受市场波动影响,章丘大葱价格犹如坐上“过山车”,葱农们年年忐忑不安。
 

2018年,章丘大葱批发价格每斤在1.6元左右;

 

2019年遭遇“断崖式”下跌至五六毛钱;

 

2020年又“火箭般”蹿升至三四元。

 

扣除种植和人工成本,每斤大葱成本价大约为0.7元,细算下来,葱农们可谓“挣一年赔一年”。

 
据了解,去年大葱价格暴跌,主要是受全国产量大增影响,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;今年情况则刚好相反,价格冲高背后是“供给偏紧”,主要原因是受全国大葱种植面积缩减、北方主产区遭遇水涝等影响。
 
如何打破价格“怪圈”
稳定大葱销路
把种葱当成一个“稳当生计”
一直是葱农们最关心的事情
 
通过深加工提高章丘大葱附加值,或许是抵御市场风险的一条出路。济南秦朕食品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葱辣酱的企业,以章丘大葱为主原料,历经五年的研发从去年年底开始大规模上市,年销售额在5000万元左右,采购章丘大葱约3000亩。
 
“我们跟一个种植村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按量种植,定点收购,这样他们不需要走农贸市场。明年我们还将扩大收购量,希望能为章丘大葱稳定销路尽一份力。”秦朕食品负责人李世红表示。
 
章丘大葱作为全国知名农产品,当地政府也在竭力予以保护,呼吁村民理性种植。
 
一方面,章丘区政府年年推行政府出资替种植户投保、农民零缴费参与大葱价格保险的政策,保护大葱种植户的积极性;另一方面,章丘实现了“四季葱”生产的初步规模化,保证每个季度都能有鲜葱上市。章丘区农业农村局大葱产业办工作人员表示,虽然市场行为不是政府能左右的,但政府也在尽力采取应对措施,以减少市场冲击带来的影响。
 
 
 
【相关新闻】
 
去年时报帮扶义卖,今年葱农“都挣钱了”
章丘张辛村连说三个“感谢”
 
“感谢去年济南时报的搭线帮扶,感谢订购爱心大葱的企业,还要感谢神秘好心人清风。正是因为你们的热心帮助,不但去年帮我们村渡过难关,今年还让村民挣了大钱。”近日,新时报记者接到章丘区枣园街道张辛村党支部书记张明的电话,对方激动地连说了三声“感谢”。
 
张明告诉记者,今年张辛村大葱喜迎丰收,300多万斤大葱卖得就剩十几斤了,村民们都挣钱了,比起其他村整体收入要高许多。
 
张辛村是章丘大葱主要种植村,全村几乎家家种葱,去年种植面积398亩,出产优质大葱在320万斤左右,由于大葱行情不好,村民不但赔钱卖,还遭遇滞销难题,有300多亩大葱卖不出去。
 
济南时报在得知张辛村情况后,主动搭台帮助张辛村义卖,开通爱心热线征集爱心企事业单位进行大宗采购。同时,济南神秘爱心人士“清风”主动订购两万斤章丘大葱,免费送给环卫工人或残障人士。通过短短几天的爱心征集,帮助张辛村销售了4万多斤大葱。
 
“经过报道之后,外地不少客商也主动跑过来爱心订购,在去年全国大葱整体滞销的情况下,我们村大葱都卖出去了,村民也几乎没赔钱。”张明说,有了去年的保底收入,今年村民才没有“后顾之忧”,在其他村子纷纷减少种植面积的情况下,张辛村几乎没有减产,今年依旧生产300多万斤大葱,也全都卖了个好价钱。
 
不过,张明心里也清楚,依靠爱心义卖只能解燃眉之急,并非长久之计。今年5月,张明利用闲散土地带领村民种植麦冬(一种药用价值很高的植物),尝试进行多元化种植。“前段时间我还去寿光学习考察,明年打算再利用部分土地搞蔬菜大棚,这样就算再遭遇葱贱年份,也尽量让村民从别的地方挣到钱。”
责任编辑:执行总编

扫描浏览移动端